FC2ブログ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-------- (--) | 記事URL | スポンサー広告 | 
5-15+mucc live repo
吵架orz
和L吵架,因为我俩都不够强大。她终于意识到自己无力,在我还莫名其妙的时候冲我大哭,大哭的原因对她来说是新痛苦,然而我被这种事折磨不是一两日,立马愤怒,你戳我的痛处,然而我不想和你一起哭。于是亲友摔了电话。我俩相识的10年间因为各种事反复上演这种任性的戏码,下午自己坐在宿舍里一边郁闷一边看少俱,然后L打来电话说了一堆自我剖析,我这次也没心思听,俩人相处的时候全都自我意识发挥到过剩。晚上和同学出去吃饭时,L短信来说后天去放风筝。以前放风筝时总会想到S君在AXTV努力放风筝的样子,来回的转圈,风筝在地上被拖的沾满尘土,然而S只是不停的想把它拉起来,望着天空。
想起来两年前又见到许久不见的L的时候,她看起来还是那个样子。我知道那是因为她一直活在以别人为中心的,自我存在感稀薄的世界里。我那时多想说L其实我挺慕你,后来想了想话还是咽回去。那个时候对于L来说,世界上最难受的事就是你爱的人不爱你;然而对于我来说,世界上最难受的事是胃疼,梦魇,想买原版要打工,想去日本看live没钱,面对想留下来的场面却发现没带相机。但我俩有次无聊对话时发现,我们互相认为——“对于我来说你永远在至高天那层当天使长,我只不过是窖那层的一滩屎。我没有的东西你都有,你没有却渴望得到的东西我却连见都没见过。你还能说自己很可悲吗?这样不太好吧。”
这个意思之所以记的那么清楚,是因为我们把这句总结写在当时麦当劳的纸巾上,各写各的,然后彼此交换收进钱包。
亲友不能和自己太像,这句话在我这里印证的最彻底。

小鸟被夹击了……
幽灵公主是宫崎峻所有动画里我做不喜欢的一部XD。
嘛不过这样说多少有点怪XD。
其实和幽灵公主也没啥特大关系……编剧导演您看着办吧。
小孩别灰心丧气,咬牙再加把劲,一定没问题!
焦急……我想看女警呀T T(虽然已经开始不完全抱着HC的态度看待变装了……)

答辩完一直处于睡觉——吃饭——喝酒——睡觉的状态。用NEO来振奋一下吧。

↓sa在Pairs和j在上海的mucc live repo,很多细节都很感动,“精神世界美好绽放”……sa描述的yukke太美好了,大哭 2006.5.14 paris MUCC XX的live记录 by sarasa

为什么说是"xx的live记录"呢,因为心情还有感觉,完全不能用一个简单的词说出来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从上次荆告诉我他们将在巴黎live的事情之后,我就把日历上的"5月14日"用荧光笔涂成橘红色,还画了蓝色的圈.一天一天看着日子过去.

看了kagerou的live后,继续等着2周后的mucc live.每天上学的时候忙碌在无尽的找模特和做衣服的烦恼中.不上学的时候,沉浸在电视剧里面.2周这么快就过完了.

直到昨天早上,突然觉得,啊,live就是今天了,马上晚上就要看到mucc了,心里觉得有点不真实,日子怎么过的这么快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和邻居学经济的女生W一起去看的.

事先我跟她说有日本乐队过来开con,她说她也要去看看,感受一下,我说她是作为伪饭去凑热闹.

票上写的是晚上7:30开始,我跟W说我要提前一个小时到,争取第一个进场,可以站到stage的第一排.我们6:20左右从家出发,本来要坐公车,可是周日没有公车,就改坐地铁,一路上我老是担心会迟到,然后到了之后,我们上错了地铁站,在街上迷路了(怎么又是迷路了,跟上次看kagerou一样||||||||||||||||||||),问了几个人,然后走了一站地,到了live的bar。

bar在红磨房的旁边,两个就紧挨着,等我再去那边拍个照片回来。红磨房头顶上有大红的风车,很是招摇,这个叫“la locomotive”的酒吧,是个平顶白色的房子,只有白色招牌色的字“la loco”,除此什么都没有。 甚是对比。

我们到的时候,快7点了。离老远就看见门口压压的一片,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人。走近后,看到门口几个日本人男的女的都有,门口排队的fans很多穿衣服,已经排了好几个队了,都排到旁边红磨房门口了,还有在马路对面等的。人真是超多。我跟W感叹,不愧是mucc呀。

看到这个我就傻眼了,我跟W说,那我们要排到队尾一定进不去呀。W非常强,拉着我夹在了离入口不远的队伍人群那里,我说不好意思插队,她说如果是平时去食堂吃饭,当然不能插队,看live,而且又是自己喜欢的团,这是大事呀,拼了命死也要夹进去呀,管它丢不丢人呢。我顿时感谢W的拼搏和争取精神。

没一会,开始放人进去了。外面队排很长,但是入口只能单行人通过。查包也比较严,看你包里面,大块头的人保安还要使劲从外面捏捏摸摸你的包的底下,怕你带什么东西。法国的饭不是很挤,还是比较礼让的,我们顺利夹队进去,= =|||||||。

bar里面是长条的结构,往里面走的话,很深,stage在最里面。进去就有摊子卖mucc新出的《666》等大碟和live t-shirt的。我没多看,一直往里走,到舞台前一看,人不多,但是舞台一周已经都围满三层人了。我指着舞台中央下面三层人后面的位置跟W说“我们就站这里吧”,W环视一下,拉着我走到舞台左边,那里是上舞台的楼梯,边上只有3个日饭,基本都没有人,我们还可以登到楼梯上。我还想着一会members会不会从这里登上舞台……

真是个绝好的地方,离舞台超近,已经看见左边摆的bass了,知道一会将是yukke站到这里,我估计可能会看不到右边的miya了。

我出去存包,人陆陆续续往里进,人渐渐多起来了。等我回来,下面的舞池基本已经站满人,但不是很挤。

场里放着mucc的歌,我回到W身边,跟她聊天,旁边那3个日饭也在聊天,一个说“或许他们会过来跟我们说‘谢谢你们来看live’之类的吧”,一个说“啊~~心里好紧张呀!!!!”然后日饭发现侧面的2层上一个饭手里拿着白色的旗子,上面写着MUCC,还画着4个人的脸,我们都惊呼“厉害”!!

不时有staff上来拍下面的fans们,大家非常配合的举起手致意,不时有staff上来调bass和guitar。声音震的不行,心想,一会一定有一场超过平日听到的CD歌激百倍的live。

我一直都很紧张,双手握拳,放在胸前,随着音乐摇晃,但是还是掩饰不住的紧张。W跟我说,别紧张。

本来以为7:30开始的,没想到拖到8点才开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人已经都站满了,舞池、侧面、2层、远处后面的3层……

全场的灯,刷的一下子下来了。全场欢呼,知道他们要出来了。

从舞台上的一个出口,先是satochi,暗中我没看清,以为是miya,看他坐到鼓后面,知道是satochi,然后是tatsuro,然后是miya,最后是yukke,四人都上来了。

灯亮起来,居然……4个人全素颜,简单的白色T和裤子,光脚。素颜呀!!!我惊呆了。我以为会是大眼圈的。

satochi --------- 锈红色的T和色的裤子,棕黄色的染过的头发,细长的眼睛,武官很秀气。

miya --------- 色的T,色的裤子。发,很短,下巴留了小胡子。

tatsuro --------- 白色的T,上面写着“FUCK OFF”,色的收腿裤子,后面臀部到大腿的那里有黄色明线的大桃心,裤腿有一点小拉链,腰上2排钉的punk皮带,腰左边系一个垂下来很长的锈红色的带子,上面有丝绒的绣花,结个蝴蝶结,长长的垂下来,超级漂亮超级喜欢!!右边是个链子,厚重的拨片形状的色块状东西结成的链子。手上有带色的环之类的东西。头发中分,耳朵那里,两侧染成明显的棕红色,脖子后面头发很长。

yukke ---------- 白色的T,上面写着“G……”(拼写忘了= =),中间是个从头顶拍的照片,只有头顶,抱着贝司或吉他样的长把,我在想会不会是他自己的照片= =,不知道了……。蓝色的肥腿牛仔裤,脚腕挽起来,系punk皮带。头发是黄色西瓜太郎盖头。

miya和tatsuro都在裤子里面还穿了色的连脚裤,就是那种像跳舞的人穿的,在脚心底下有一点连着的那种裤子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一首,《空虚な部屋》,然后是《赤い空》……
曲子的顺序我忘了。
还有《最終列車》、《絶望》、《夕紅》、《つばさ》、《大嫌い》 ……
一共主曲是16首,encore是3首,2次encore是1首,一共20首。

为什么我知道的这么清楚呢……因为我站在台阶上,可以看见yukke脚下的曲目单子,他们每个人脚下都有一张,贴在地板上。

第一首上来就超hi,全场瞬间亮起来,哗的一下。tatsuro一边唱一边飚头,台下的第一排的fan也都跟着飚头,我前面的3个日本女孩也都飚头,我把头发在头顶扎成了团子,动不了,只能跟着摇摆一下= =。

(啊……live上太多的东西了,充斥撞击着我的心呀,我都不知道怎么写了……)

我离yukke很近,不到2米,全场80%的时间都咧着嘴,花痴一样的盯着他看。他一定看到台下有个戴眼睛的呆头的人一直咧着嘴看着他= =||||||||。我每次看live都要戴眼镜的,不然看不见。上次kazu也一定看见2层有个眼镜,在闪动= =|||||||||。

我要多说说yukke。

非常非常非常温柔的人。

刚一上场的时候,先看着台下远处,小小舔了一圈嘴唇,我当时就汗,你以为你是kt团的某某人吗,舔嘴唇|||||||||。他弹贝司,完全不用拨片,基本是食指中指拇指,只有一两首歌,用了拨片。一边弹还会随着曲子跳舞,抱着贝司,光着的脚,肥裤腿,脚左踢右踢那样。我觉得他是非常辛苦的呀,贝司弦那么粗,手真的很累,他还要一边跳。到中间,他就不跳了,不知道是不是累了。

每首歌结束,台下的fans就使劲大叫他们的名字,我站的这里,有两个法国女生,叫yukke叫的很大声,一间歇就叫一间歇就叫,反到是我前面的那3个日饭女生非常非常安静,三个人趴在舞台的伸展台边上,随着音乐摇晃脑袋,很少喊member的名字。我呢,因为一直曲子都很激,而且中间间歇的次数不多,一上来tatsuro就连唱好几首,而且后面法国fans叫那么大声,我就没怎么叫,只是一直呆呆的咧着嘴花痴状看着yukke,他-真-的-好-可-爱!!!!!我要把他舔嘴唇的样子、抱着贝司跳舞的样子、流汗的样子、看着我们的样子都使劲的记住,真的很喜欢他。

yukke呢,开始比较拘谨(貌似miya比他更拘谨),后来就好一些了。开始不论我们怎么叫他,他都不抬头,一直弹一直弹。中途突然抱着贝司,咚一下子跳到舞台边上来,我就紧冲过去,拉住栏杆,一把摸到他的脚腕,抓住他脚腕一下,他的脚很瘦长,但是指甲很脏,中指里面的,所以我没有摸他的脚……我下面有个法国女生,一直大叫yukke的名字,但是离的比较远,伸手够不到他。我摸了yukke一下,就把这个女生拉到我的位置,扶着她,让她也摸摸,她摸了他的小腿,然后就下来了,跟我说“merci(谢谢)”。

开始呢,我还不好意思摸他,是后来W跟我说的,她看我往后闪。后来我见members到我们这边来,我就冲上去使劲摸,站在台阶上,扶着栏杆,伸手去摸。

唱到后来,yukke就放开一点了,会抬头看着下面我们这里,一个一个看我们,很多次和他目光相对,他正正的看着我(汗,越说越花痴了|||||||||||||||,minna忽略我吧),曲子间歇没有贝司的时候,他会伸手一个一个指着我们,跟我们点头致意,有一点点笑,咧嘴笑。我看见他抬头,就使劲冲他挥手,使劲挥,还花痴的冲他使劲笑。真的很开心。

大概从第2首《赤い空》开始,他就开始出汗了,脸脖子都往下淌汗。T-shirt渐渐湿了,头发发梢都湿了。T就软塌塌的贴在身上。到最后1次encore的时候,头发前面和后面都湿了。

休息的时候,member都用毛巾使劲的擦汗,后面satochi拿毛巾大把擦脸,非常的man……(啊,我怎么这么花痴|||||||||||)

应该说是这些男人太让我着迷了。

到最后,1次encore的时候,yukke又站过来,深蓝色的灯光下,就站在我眼前,我站到台阶上,先是抓到他脚腕,然后摸到他小腿,然后手扶栏杆站起来,摸到他的贝司下面空白的地方,本想摸摸他的手,但是怕影响他弹,所以伸手大概轻轻碰到了他的手指……他脚腕很细,我一只手很使劲的握,小腿很结实,细细的,贝司很光滑,我摸到了白色的部分,yukke的手指没有kazu细,手没有他瘦,上次看到kazu,真是吓一跳,那么细弱的手,居然是弹贝司的。

摸到yukke贝司的时候,真的感觉是在用心慢慢的接触一件很……,难以形容,仿佛梦幻的东西突然实现到眼前,居然可以摸到,那么真实的触感,我当时觉得很感动。非常感动。

yukke弹到最后,真的可以感觉到他很累。最后有他和miya一起给tatsuro合音的部分,他拼命唱,看着台下,脖子上流下很多的汗,简单的T贴在身上,肥肥的裤腿,光着脚,我觉得他帅极了,太喜欢了。

yukke的话,他知道你在看他,会非常努力的弹,你跟他挥手,他都有看见,会一边弹一边小小的抿着嘴笑一下,非常非常可爱。mucc几个人都是79年的,比我大4岁的男孩子,都太可爱了。

yukke,也有笑的很大的时候,看到他右边缺了一个小小的牙,空了一块,后来发现,好象是个虎牙的缺口。他不好意思的低头笑的时候,盖头,低着眼皮,露出小虎牙,瘦弱的身体抱着贝司,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太可爱了。

yukke先写到这,想起来什么后面再补充。

说说tatsuro。

瘦,其实我没想到他有那么瘦,胳膊虽然有点肌肉,可是完全还是很瘦,小腿太细了,裤子还是收腿的,脚腕那里完全包着,裤脚小小的金黄色的拉练,拉开一点。里面还有色的连脚裤。

从一开始他就很hi,大概也是从第2首歌开始,他流汗,唱到中间,他的头发前面已经贴脸上了,后面的长头发已经很湿了,T都贴在身上了。唱到某一首的时候,他把话筒线拎在手里,抡着话筒耍,好酷呀~~。唱到《絶望》的时候,最后还把话筒线绕在脖子上,装勒死状。

唱了几首,他跳到我们这边的伸展台上来,下面的人使劲摸他,我也凑过去,都趴在前面一个日饭女生身上了,也没有摸到,仿佛手指碰到他的裤脚。

他顺着伸展台往右边走,走到中间的时候,台下有个人拉住他的脚腕,他挣脱半天也没有挣脱,那人一直拉着tatsuro,旁边的人保安都冲过去了,要把达朗救回来……哈哈。然后tatsuro使劲收脚,顺势趴倒在台上。

live上有好几回,不下5次,fans从后面过来,都是法国男生,下面的人托着一个人,这个人就爬到舞台的伸展台上。第一次是刚开场,唱第一首的时候,就有个饭上来了,站在达郎身边,冲台下还比个V的手势(= =||||汗),人保安要冲过去了,他就哗一下,又跳到下面的观众群里了。然后又有好几次,有人要上来,保安看他还没上来,就伏在边上,等着把人扔下去。还有一次,很猛,一个男孩上来,站在达郎边上,冲他竖起大拇指,看保安过来了,就自己跳下人群了。还有一个男生,还要拥抱达郎,被保安给扔下去了。XDDDD

tatsuro呢,中间还会跟大家说话,说法语的“晚上好”,又用英语问大家今天是不是很excited,有没有准备好,然后唱完会说法语的“谢谢”,中间又说话,抱着话筒实在想不起来了,英语问大家有没有很hi,然后又飞快的说了一句日语“ファンの皆さん、気持ちはどうですか(饭的大家,心情如何呀)?”,台下众饭狂hi。我即使喊他也听不见。我就使劲笑,达郎还是说日语更有气势。yeah。

中间tatsuro还有吹口琴,吹完把口琴往后面一扔,帅呀!!!!口琴超好听。

中间的时候,他过来我们这边,夸的一下,把脚踩在我头上的柱子上,光着的脚就在我头顶,但是看到一只脚在我头顶,我没有伸手去摸= =。

后来,暗中,我光顾着花痴的笑着看yukke,不知道什么时候,达郎站到miya那边一个很高的铁栏杆上了,在那里唱,超hi。

再后来,快结束的时候,他又跳到我们这边,离我很近,我伸手握了他的脚腕,还摸了他的小腿,很瘦,很结实的腿。

达郎很帅。使劲的唱,而且都是那么爆的歌曲,一唱2个小时,活跃的跳呀跳呀,用麦克风戳胸,咚咚的响。

说说miya。

离我太远了,我叫过他几次,但是都被别人的声音吞没了。因为离太远,所以没怎么看他,他一直抱着吉他,从开始的《空虚な部屋》就跟着达郎在那里飚头,他压低身体,在那里使劲弹,甩头,超hi。

后来也有跳到他面前的伸展台上,让fans摸摸他。有没有像yukke这样看着fans致意我就不知道了,实在离miya太远了。

到最后encore的时候,miya有过来我们这边,站在刚才yukke和tatsuro站的地方,我也抓了他的脚腕,摸到他小腿。依然是……很瘦的男孩子……下巴上留一些小胡子,很帅气。

satochi。

一直拼命的打鼓。W跟我说,觉得鼓手很帅。satochi长的很秀气,很好看。中途有用毛巾使劲擦脸,非常酷XDDD。

然后中间的时候,下面有人扔了一个色的背带样的东西,一下子挂到satochi的鼓上面了,当时曲子已经开始了,旁边的staff紧过来,帮satochi把那个弄走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正曲都结束了。

最先下场的是达郎,然后全身湿透的yukke飞出pick,放下贝司,头也不回的往后走,达郎从后面拍了yukke一下,两人一起进后台了。然后是miya,飞出pick,也进去了。satochi过来走到舞台边,拿着很多鼓棒,有7、8根,先是往我们这里扔,我站在台阶上,伸着手,但是他扔的有点远,我手指尖刚好碰到,没有抓住,鼓棒弹开了,掉到伸展台上,马上有只手过来把它拿走了T0T。
我当时就orz了。我知道satochi不会再给我了。然后他就把鼓棒扔到后面、左边、右边……看着他一个一个扔出去,我使劲叫“satochi、satochi”,最后看到鼓棒都扔出去了。satochi也进后台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fans开始叫,大家没有规律的叫encore,而是随便大喊,我前面的日饭,是站在台阶上跳,台阶是铁的,跳起来咚咚响。

我和另一个日饭爬到台边上,看yukke脚下贴着的曲目单,因为看到有列着encore曲,所以不担心,知道他们一定会回来的。看到正曲16首,安可4首。

W问我大家都在看什么,我说那是曲目单,上面写着还有4首安可。他们一会会回来,只是进去擦汗换衣服了。

很快,members都回来了,换了这次con的色T,胸前是密密麻麻排起来的小骷髅头,上面写着“ムック”,还有白色的大骷髅头。4个人都穿了一样的T。

然后是安可曲。

我因为看过曲单,知道还有4首,就听着他们唱,看着yukke。心里想着,马上live就要结束了。使劲使劲看着yukke,想多记住他一点,一边听着达郎,一边心里倒数,还有3首……还有2首……还有1首……不要呀不要呀……

倒数第二首是《夕紅》,超欢快的曲子。每次听到这首,我就感叹,怎么mucc做这么快乐的曲子呀||||||。听到的时候非常开心。

然后唱到《つばさ》,听到达郎唱“布满伤痕的翅膀,依然去想广阔的飞翔。布满伤痕的诗句,如今,依然能变成翅膀”,我当时听到这里就俨然不行了,感动到不行。全场都挥手臂,随着节奏慢慢的挥动。我一边使劲使劲的看着yukke一边摇手。

以前每次听《つばさ》,我就感动到不行。

然后达郎又唱“在强烈的狂风中,即使互相走散,我们仍朝着同样的地方前进,对于这点始终坚信不移。我们确实在一步一步的坚持前进,布满伤痕的诗句,依然可以变成翅膀。”

我抬头看看yukke,眼前这个金黄色西瓜太郎盖头的男孩子,素颜普通的T肥大的牛仔裤赤脚,认真的给同伴伴奏,给同伴和声,和同伴一起,把他们的心声和信念传达给别人。

我真的觉得,当时赤脚踩在音箱上一手拿麦一手伸展,唱着暗现实明朗理想的达郎长出了翅膀。

太感动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唱完这首,yukke最先下去,达郎也下去,大家都下去了。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安可。我前面的一个日饭,伸手去把yukke脚下的曲单揭下来了。给拿了过来给她的朋友。我也凑头过去看,发现后面还有一首《大嫌い》,然后大家都失声叫了起来“大嫌い大嫌い大嫌い大嫌い!!!!”。

马上,member们都回来了。又劲爆的演奏《大嫌い》。

达郎反复唱“我很讨厌你,我想你一直都很清楚,我很讨厌你,其实也不是什么令你吃惊的事吧……”。唱啊唱啊唱啊。

唱完就下台了,他们几个人都闪的很快,没有像kagerou那样最后还和fans碰手什么的。

然后staff上来,把stage的色幕布拉上了。一切都结束了。


啊,补充。
快到后面,达郎说“let’s dance”,鼓和贝司和吉他一起,但是他不唱,站在话筒前,用力的扭动跳跃。贝司solo,吉他solo,鼓solo。

还有,唱到中间,达郎站在伸展台上,从左边往右边走,走到中间,背过身冲着底下fans扭屁股,超可爱,大家都笑。

有一首歌,我想不起来歌名了。中间有贝司的solo,yukke把贝司竖着,右手翻花一样,啪啦啪啦的弹,帅到极限。

然后在右边的2楼,有一些单独的座位,坐着很多衣襟端正的人,看样子有日本人也有法国人,安静的看live,不知道是不是mucc公司的高层.我就想,不知道如mucc这般的乐队,是不是也会有被公司管制和压榨的事情发生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那几个日饭,揭曲单的那个女孩有带相机拍照,我最后散场时问她能不能通过email把相片传给我,她说可以,我留了mail地址给她,希望她能把照片传给我orz。

其实W有带相机,但是我想到时候hi到不行,可能也没机会照相了,就把相机连包一起存了。可是后来后悔到不行。

yukke腼腆的笑的时候,帅气的翻飞的弹贝司的时候,认真的看着我的时候,站在深蓝色灯光下,只有人和贝司的轮廓的时候,达郎光脚踩在音箱上伸开手臂唱歌的时候,台下的fans趴在伸展台上够他的时候,miya飚吉他的时候,satochi仰着头打鼓的时候……太多太多瞬间太完美。我都没有拍。太遗憾了。

真希望那个日饭能发照片给我。amen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kagerou的live结束,我可以迅速恢复成正常人的样子,融入夜色,地铁,回家。

可是mucc的live过后,我直到现在都不能平静,真的不能相信我亲眼见过了他们,摸到他们。

看完live,我一直在跟W说没有拿到鼓棒很遗憾,yukke和miya也没有丢pick下来,看到yukke最后已经累到不行,结束放下贝司就下台了,最后出来安可的时候,都是瘦弱的站在那里,头一低,staff把贝司挂在他脖子上的。我说他们一定是累到不行了。不然最后一拍pick放在那里,他不会不丢下来的。

坐地铁,我还在和W使劲的说,我说好hi呀,好遗憾呀。W说,你不是都摸到他们了吗,我说还是遗憾,希望live永远不要结束。我想去别的法国城市再去看live。

结果到家,上网一查,原来10日和11日,周三和周四,他们已经在外省先演过了,最后才来的巴黎,怪不得那么累呢。上次kagerou在巴黎是第一场,然后才去外省。周三周四我都有很重要的课,如果我逃课去外省,我老师会把我劈了的||||||||||||||。

晚上回家,还是感动和兴奋的不行。开着电脑,上网看他们的行程。发现已经不可能再在法国了,超级失望。然后听《666》和《鹏冀》,闭着眼睛,抱着靠垫,坐在床上,靠着墙,回想刚才live上面的情景。仿佛又回到了live的台前。

就这样过了2个小时,才勉强去洗澡,然后睡觉。

夜里,做梦仿佛又回到live,夜里醒过几次,满眼满脑全是live。

早上起来,很困,很累,觉得夜里没睡觉一样。依然全是live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达郎说这是他第一次来巴黎演出,以后一定还会再来的,i' ll be back。
他一直大叫“巴黎巴黎……”,一直大声说法语的“谢谢(merci)”。

我想在这里等他再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超级感谢荆大告诉我mucc live的消息。

也超级感谢W代我插队,所以才能站在舞台边上。

感谢mucc的members,我现在除了感动什么都说不出来了。

觉得……有点难过。




2006.4.23 ark MUCC 暗的live记录. by 荆


暗的live记录.

在去上海的飞机上我还是没有真实感.直到在ark听到了点mucc的彩排声.

演出要领号入场.

在官网公布的是22号先MUCC再AA,23号相反.但是实际演出时,顺序调了.也就是说,23号变成了先MUCC再AA.这个是我后来晃晃悠悠去ARK的时候才确定了解的,身后有个漂亮的上海MM,兴奋的说了昨天的live.说昨天mucc后出场,气氛非常好,Tatsuro有跳到下面,最后还有安可.大家撞来撞去.mm穿着小短裙和粉色高凉拖.这么看live真强.腿上有昨天撞出来的长伤口.她还说昨天很多人回家洗澡发现身上都青青紫紫的.

稍微吃惊的是,AA团的fan满多的,这个漂亮的mm也是AA团的.

听她说着我就觉得,今天算是完了.mucc算是AA的开场,绝对时间会短而且没有安可.


而且我们来的晚,进场后排位靠后.其间我很想从栏杆下钻进前场.并对前场有些为了看AA团而没太high但一直占着位置的人很不满.并不是所有前场的人都很high,当然,前场还是非常high的.


进ark前我就满紧张的,觉得很害怕,后来live在等待中开始了.


ark的音响很好,能清楚的听到音乐和人声.mucc的四只陆续出来.


这是活的mucc呀!是活着的我看到的活着的mucc呀!我活着看到他们了!是真的呀!


气氛一下高起来.mucc唱了痛绝,tonbi,最终列车,茫然自失,雨,saru还有什么(顺序不是我列的,可惜没有唱喜欢的梦死,家路,AKA和其他==~)始终气氛很高很高,一到激烈的地方场子里大部分的人都跳来撞去,飚头,无数手臂和支持的声音涌向mucc.

minna,无论是电脑里听到还是看到的live都和实际mucc live完全不同.我和migo讨论过,为什么看视频,台上的mucc唱他们的,台下high的要死.而站在电脑前的我们体会不到.但是实际到场,mucc就是有那种完全不需要煽动,只用暴躁的音乐就可以让喜欢mucc的人完全想死在live上.的强大力量.音乐又强大速度又快,瞬间沦陷.


Tatsuro很高,很瘦,描着眼圈,中间分开的发,驼背.神情很好.其间叫"上海""我爱上海"等.站在高处高兴的做出听大家叫的声音,一直一直做.台下就更加疯狂的叫.Tatsuro笑了很多次.也在台间走动,但是没有跳.爽朗正直的好青年一只.joj~期间有举起一件白T恤,上面用笔写着__ムック 最高!__Tatsuro...非常英俊呀.简直迷人.这样的青年据说因为邋遢而被队友鄙视.可在台上,那是王子级别的.泪.


我在live中一直有叫mucc和miya.mucc最喜欢miya这个精神队长.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度过长而孤独的日子的,痛苦也迷失着,但是一面展露血粼粼的伤口,一面像个大人一样满不在乎的活下来的.用强大的精神和现实力量作出光辉的自己.


miya情绪也很好,有到前面弹吉他和做和音.mucc的四只都非常男人,而miya是最男人的一个,他在我们看到的舞台的右边,就感觉,最重的色气息都在他那里.演出到后来,miya流汗了,侧着脸,他真的,我觉得他的位置好高,好强大.也许要和他能到对等的精神世界,会需要好久,需要好强.我真的在mucc里只有对他算得上崇拜又害怕.觉得要是和他实际面对会害怕.其他几只都会是爽快的喜欢.可以笑着说喜欢.



live上大家四只都有叫,叫的最多的还是Tatsuro和miya.



yukke,非常man.他穿着西服外套始终没有脱,在镁光灯下流了很多汗.
你知道吗,他抱着bass,头发更多的遮住左边眼睛.没有笑容,冲着台下昂起满是汗水的脸,真是非常非常动人.摄人心魄.那满是汗水的脸怎么也忘不了.


satochi非常爽快.谢场最后离开,扔了鼓锤.做出摇滚明星斜拿mike架子的动作,大叫了"我爱上海"还是"我爱你们".脸上清楚看到皮肤不好起的小包.爽快的好青年呀.mucc里最无阴影的正直好青年.泪.其实对他来说当然不是没有痛苦的事,可是他从不以痛苦的神情看待痛苦的事,是现实强大的人吧.



在演出中,我一直都知道演出很快就会结束了.然后拼命的把自己的力量传达给他们.中途我有闭上眼睛在激烈的音乐中飚头,真的非常快乐,超越了一切现实,超越了痛苦孤独,在那之中,我的精神世界激烈优美的盛放着.



最后,Tatsuro说,最后(日文).....青き春.居然是我大爱的"青き春"呀,太煽情了.我没想到最后会唱青春.哭泣.我活着听到他们唱"青き春"了.一面知道要结束了一面想把所有的力量都给他们.




最后结束了,只能挥手再见,舞台明亮,mucc离开.我一面大叫着mucc和miya,一面要哭出来.mucc要离开了.想到这点,真的眼泪打转.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,即使哭着说还是要结束的呀.好想上去死死拖住衣角.


mucc的live结束了,我走到后面觉得抽空了全部的力量,一下坐在地上,根本说不出话.不够的.不够.太难受了.



当时就很想走了,migo说要看AA团,我想既然来了,AA团也听听吧.好吧,我确实在刚开始满怀怨恨.AA团的音乐现场很舒服,但对我来说没有打动我的东西.灯光也好.节奏很适合high.后来我还是在音乐中给他们支持.还是很不错的团.台下大家疯狂的叫yuki .yukihiro.......我阴暗而不道的冷笑.确实是都为了yuki来的.为yuki的一举一动而高兴.


啊啊,多摸希望不是拼团想看真正痛快的MUCC LIVE.想死在live上.

AA团的几只很爽朗.贝司手,在最后说,"我爱你们,可以亲你们吗?"然后团员几只都开心而不好意思的笑了.yuki转过身给了大家飞吻.最后AA团也有安可.


live结束了,我浑身疼得不行,左手只能举起30度.脖子也痛得要断了.自我嘲笑自己老年人.回去连隐型都只能蹲着用身子和腿夹住胳膊来摘.没有力气洗澡.回去睡觉,睡的床很硬,简直折磨,第二天根本起不来.引用一句很h的话,"好象浑身给车轮碾压过一样,痛得要死."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现在,估计会有个星期来能慢慢好起来吧.



回去的路上,后来一个人在荒凉的公车站等同学来接我.上海温差很大.夜里冷.我面对狭长的暗,面对我接下来要面对的难以下咽的现实,觉得痛苦难当,要哭出来.

当时没哭.后来在同学的屋子里,她在外面谈话,我窝在床上.


果汁说"摸摸,不要难过呀,mucc来了你难道不高兴吗"

我之前低落的回了药师"身体很疼明天不能去看你了.晚安"收到她的"恩
,晚安......."

然后泪眼婆娑的给果汁回,"高兴呀,就是因为太高兴了所以结束的时候一回到现实特别接受不了.给痛苦的人美梦让人更加痛苦 晚安"

果汁说"恩,我能体会....晚安"

我简直抑郁症一样,无声大哭.根本控制不住的掉眼泪.把手背手心脸颊都打湿了,拼命的擦拼命的哭.一边是live影象,四只流汗的脸,一边是可怕的绝望.对自己说不要在别人的屋子里哭.但是完全失控.


我真的好爱他们呀.我对migo说,我想跟团去日本,然后在那不回来.去歌舞一番街打工,追着live一场场看下来.



很想跟live看.


我想着我追着他们的live一场场看,然后在结束的路边坐着或者大哭或者微笑看他们离去.在街上摇摇晃晃的奔跑.



我想要.自己.快乐的活着.是这个自己在活着.是在喜欢的道路上奔跑着.




忍住不哭了,我对自己说不是活着看到了mucc了吗?以后也能看到他们的.只要你变强,你只有变强大了才能可以看到他们.





啊,然后又哭出来.

end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2006-05-16 (Tue) | 記事URL | 未分類 | COM(9) | TB(0) | 
Back | Top Page | Next
COMMENTS

偶发现只要把你写的COPY到记事本里就不会看不清外加大小不一了,记事本是好物OTL
想看你愤怒的样子,最好是暴走级的,那天你转头那个清无辜的眼神我会一直记得
2006/05/16 11:41  | URL | E #-[ 編集/削除]

萌了.
我愛百合.(別打偶臉..Orz
*翻手機電話薄找相識10年以上的人中.
想想自己有多少年沒吵架了

報告:編劇大媽的小人兒,RC小姐已經扎好了. =v=

答辯完了的日子真墮落的讓人羨慕呀...我還黎明前的暗T^T呢
2006/05/16 17:49  | URL | 南南 #-[ 編集/削除]

OTL

人际关系让我灰心到想把辛苦建立起来的全部给毁了……其实都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。我怎么就这么不想让自己好呢
2006/05/16 22:17  | URL | SHINOBU #-[ 編集/削除]

同E,只要复制内容到记事本就不会再有点点和空格|||
亲友的话。。。就算再怎么别扭可转脸又会和好如初不会计较的同伴还是很好啊。
再同E,V同学那天的转头是激起我们三个母性的回眸啊~OTL
2006/05/16 22:59  | URL | 树 #-[ 編集/削除]

/世界上最难受的事是胃疼,梦魇,想买原版要打工,想去日本看live没钱,面对想留下来的场面却发现没带相机/
↑忪酱,看到你这么说,觉得是很让人心疼的句子.
想去看live和拍照,我也同样遇到过这样的难受的境地.

我也同样有想要的东西,但是通常没钱的话,就放弃.就不买了.
看了mucc的live,是我第一次有冲动想和达郎穿一样的衣服,涂色的指甲,集齐他们所有的碟.
2006/05/17 06:35  | URL | sarasa #-[ 編集/削除]

E&树——乱指~~~~为什么你们都不带相机!我也想看看啊……那传说中的我的眼神……


方向小姐——RC小姐真是想群众所想啊,不过这个over换更不济的咋办= =
萌百合的都踢走,不过貌似我预感到您要萌了。||||嘛其实完了也么啥意思XD

少爷——灰心了毁掉也好。不过总的出发点是要让自己舒服,谁都不容易,摸

sa——我觉得我是想要的太多,有点贪得无厌了,太依赖这些了。但这样的感觉sa尝到了吧,太美好了吧,所以……还是要不靠谱的坚持下去……回抱,啃啃
2006/05/19 06:01  | URL | v #-[ 編集/削除]

看到v大说的吵架,转眼想到花与爱丽斯里面那个跳芭蕾爱摄影的女孩子,有点奇怪的说不要吵架哦,花不要和爱丽斯吵架了。我转身变成这个女孩子吧。

虽然v大说/亲友不能和自己太像,这句话在我这里印证的最彻底。 /但我还是很想有这样的亲友呀。
嘛,还是说事实上一个亲友都没有的人感受不到这种痛苦。。。
可是,有亲友总比没有的好呀,大哭。
2006/05/19 10:44  | URL | kenosis #-[ 編集/削除]

吵架的人找一個給偶叭。

不知不覺就把人家弄丟了。

v好好珍惜。
2006/05/20 02:45  | URL | ricci #-[ 編集/削除]

ricci——恩。我们是不吵架没交情XD
抱抱
2006/05/21 05:10  | URL | v #-[ 編集/削除]
top ▲
POST A COMMENT


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top ▲
TRACK BACKS


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
top ▲
| Top Page |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